全部
  • (17)

情绪状态与艺术欣赏

一个人心情愉悦的时候,往往易于接受那些形式简洁、色调明快轻松、浪漫气息浓厚的作品;然而,心情抑郁的时候,对那些伤感、悲壮的作品,更容易接受。情绪影响着人们的许多行为,对艺术欣赏也同样不例外,这样的影响都是在不觉中发生的。 任何一种过激的情绪,都会影响一个人正确判断事物的能力,因为他的思维几乎被情绪所控制,在艺术欣赏的过程中,明显的主观情绪的介入,艺术作品所传递的信息,很可能会被完全歪曲。如果是处在...

  • 88
  • 0
  • 4
  • 0
2018.09.17 23:44

闲谈艺术语言的影响力与其它

对于艺术语言来说,我不反对“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说法。我想大多数人也是支持这样的观点的,就此问题,不是我想在这里谈论的。反正是闲谈,那么咱们就先聊点其它的吧。记得我少年的许多时光,基本上是在部队军营里面厮混过来的,很是喜欢和比我大些的士兵们在一起玩耍。部队军营是个很不一样的地方,它聚集了全国东西南北各个地方的人,语言、文化和习惯都有很大的差异。在这里最受欢迎的首先应该是说着一口京腔的北京兵,他们...

  • 89
  • 0
  • 3
  • 0
2018.09.16 00:12

关于南岛《寻找•月悲凉》组画的零碎思考

作者:杨 琼 2014/4/21 于湛江月是一种最适合叙事,也最适合抒情的艺术题材。古往今来,以“月”为对象进行创作的作品——文学的、音乐的、绘画的,等等——不胜枚举,具有代表性的如李白的《静夜思》、苏轼的《水调歌头》,如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电视主题曲《十五的月亮》,如克拉姆斯科依的《月夜》、梵•高的《星月夜》,等等。在这些作品中,描写也好,抒情也好,抑或象征也好,多少带有一些浪漫主义的忧郁和感伤的色调……昨夜,南...

  • 181
  • 0
  • 6
  • 0
2018.06.25 20:44

读南岛《蜀山墨韵》

作者:杨 琼 2016/6/20于湛江近日,南岛先生正在创作《蜀山墨韵》系列水墨,规格不大,50*50cm,用的是银笺卡纸。我有幸先读了前面的几幅,感觉有不少令人耳目一新的地方。南岛先生热衷于画“系列”,他的作品就有《蜀山之夏》系列、《蜀山有雪》系列、《蜀水》系列,还有今天要说到《蜀山墨韵》系列,等等。在读这些作品时,我发现,每一幅作品都有其相对独立的思想和情绪,但站在系列作品面前,画家的思想和情绪又是前后连续的。换...

  • 150
  • 0
  • 8
  • 0
2018.06.24 17:04

关于南岛先生《巴山蜀水》系列的几句话

作者:杨琼2012-8-27 今早,像往常一样到各位好友的博客去浏览一番,最后还是停留在南岛先生的相册里。感觉有种别样的情感,我知道自己是要说几句话的,一直来都有这样的习惯…… 相对于壮观的、宏大叙事来说,我更喜欢婉约的、抒情的小品。宏大叙事有时不免给人深沉、严肃、紧张之感,而抒情小品清新、轻松、跳跃的旋律更能动人心弦。正餐固然重要,甜品却能令人回味无穷。南岛先生的《巴山蜀水》水墨小品系列让我有这样的感觉。 诚...

  • 135
  • 0
  • 5
  • 0
2018.06.22 11:29

鬼斧神工《太湖石》

作者:西咸书画•任博远陈军川,号南岛,一位有个性,居住在四川成都的山水画家。近来其艺术探索,十分引人注目,犹其是他近期所创作的《太湖石》系列作品,有鬼斧神工之感,让人过目难忘…… 太湖石是中华赏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早在一干多年前的唐朝就闻名于世,并以造型取胜,“瘦、皱、漏、透”是其主要审美特征,多有玲珑剔透、重峦迭嶂之姿,是园林山堆石和置石不可或缺的石山叠材之一。山水画家陈军川先生...

  • 442
  • 0
  • 11
  • 0
2018.06.20 15:51

发呆的感觉挺好

近日很少动笔作画,并不是刻意地想要休息。其实大多情况下,画画并不累人的,除非你要画很大的画,或者强迫自己不停的画,再就是画自己不喜欢的画。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泡上一壶茶,没有千头万绪需要去梳理,也没有明确的目标需要你去制定计划。什么也不想,什么事也不想去做,懒懒的窝在椅子里,品着杯中的茶水,让思绪随着茶香任意飞扬,飞那是那,等它去就是了。这是一个没有统一主见的时代,个人以为未必是件坏事。没有人能够说...

  • 5
  • 2
  • 1
  • 0
2018.06.20 00:50

陈聋子和他的徒弟

——往 事 回 忆 (一)今天突然想到了他和他的徒弟,他们早已经被曾经认识他们的人们忘记了,当然也包括我。其实,有许多过往经历,不是我们真的忘记了,而是我们内心深处有意的想去遗忘它们、回避它们。可是今天——三十年后的今天,我还是想起了他们,五味杂陈无法回避……陈聋子,生于那年不清楚,我认识他的时候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身子不高,瘦瘦的,背微驼。大名怎么称呼没有人记得,只是知道他是成都新都人,因为耳朵背所以...

  • 143
  • 0
  • 7
  • 0
2018.06.20 00:22

怀念那只孤独的狼

记得一九六九年,那年我十岁,随父母和兄长以及弟妹,从天津来到了江西一个叫奉新的地方,我们要去的五•七农场就在那里的崇山峻岭中。南昌火车站下车后,接我们的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着。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几乎是和我们汽车平行的不远的山坡处,只见一匹灰白色的狼,与我们的汽车同时奔跑着。“那是狗吗?”我疑惑的问给我们开车的司机叔叔,“哦,那是匹狼,它的一只后腿残了,可能因为这样,它只能够落单了。”在天津狗都很少...

  • 129
  • 3
  • 6
  • 0
2018.06.20 00:16

简介:

陈军川,号南岛,一九五九年十一月生人。早年师从四川山水画家曾尧、花鸟画家邓奂彰先生等。现为四川省华侨书画院执行秘书长、中国画院签约画家、中国香港美术家协会会员。长年从事中国画创作,绘画作品以及艺术理论文章在核心刊物、专业报刊上,均有刊登发表。艺术年表1991 年 4 月:作品应邀参加“五省七方雄风杯书画艺术大展”,作品被成都市广播电视局收藏,同时作品刊入同名大型画册;1992 年 4 月 21 日:《蓉城周报》刊登作品...

  • 9
  • 0
  • 1
  • 0
2018.06.20 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