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眼印象与百看不厌
2018-10-22 22:37:39
  • 0
  • 0
  • 2
  • 0


关于艺术作品,个人以为,作者首先应该在形式上能够留住观众,抓住人们的“第一眼印象”。同时,在作品的内容、意境上追求有深度,力求“百看不厌”余韵画外。观众的第一印象是最纯真,而且是极少有成见的。作品的壮观宏大、小巧玲珑、或美或丑,在第一印象里是容易突现出来的。那些缺乏创造性的、老套的形式,是很难得到观众的第一眼青睐的。可见,艺术形式的重要性,在这里是不言而喻的了。

早在南齐谢赫所著的《画品》一文中,就提到了绘画艺术的“六法论”,“六法者何?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模写是也。”唐代美术理论家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里面也是这样记述的:昔谢赫云:画有六法: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象形,四曰随类赋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移模写。这其中除了“气韵生动”外,其它都是指的艺术形式问题,对第六的传移模写虽然有不同的解释,但是,模写本身是离不开形式的,这点应该是没有争议的。任何艺术都离不开表现形式,否则艺术也难成为艺术了。传统艺术有传统艺术的表现形式,现代艺术有现代艺术的表现形式;东方艺术有东方艺术的表现形式,西方艺术有西方艺术的表现形式。没有一个艺术家,不重视自己独立的艺术语言。多少艺术家不是毕生都在苦苦追求吗?黄宾虹的山水、齐白石的虾;凡高的《向日葵》、毕加索的《格尔尼卡》,无不给我们视觉感受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就不同的画派来说,同样都是在形式上有着鲜明的个性。所以说,如果要给观众第一眼强烈的印象,没有好的艺术形式是不行的。董欣宾曾经说,一幅好的精品的产生,它应该是由最佳的人,在最佳的时间、最佳的状态下产生的佳构(大意)。艺术创作中要获得一个理想的“佳构”是何等的不容易。

但是,我们有了好的形式,给观众的视知觉造成了强烈的冲击,这并不能够说我们的艺术创作就已经成功了,因为艺术的终极不是形式,形式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是内在思想、情感的外延。所以谢赫要把“气韵生动”放在六法论的首位,也就说明了内在思想、情感在艺术作品中的重要性。如果要使作品百看不厌余韵画外,作品中没有使人思想、感动的内容,自然是不能够长久地留住观赏者的。中国画最为重视“意”的表现,用笔用墨无不在以“气韵生动”为中心,“写意”这两个字,最能够概括中国画的精神。艺术作品是否拥有丰富的内涵,最能够考验出一个艺术家水平的高低。

当我们面对达芬奇在米兰圣玛利亚•德里•格拉奇修道院,所创作的《最后的晚餐》时,我们无不被这一在构图上,采用了一种非对称性的均衡来反映《圣经》故事中:“一场具有深刻人性的戏剧性冲突”的伟大艺术作品所震撼。黑格尔说:“美就是理念的感性显现。”这里的理念就是我们所说的精神、内容。他又说:“艺术作品却不仅是作为感性的对象,只诉之于感性领会的,它一方面是感性的,另一方面却基本上是诉之于心灵的,心灵也受它感动,从它得到某种满足。”所以,艺术的形式与内容是不可分割的。如果说黄宾虹的山水、齐白石的虾、凡高的《向日葵》、毕加索的《格尔尼卡》,只是停留在形式上的话,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作品的魅力,就会大打折扣了。现在许多画家忽略艺术作品的内容,不厌其烦地热衷于形式游戏,这种哗众取宠的做法,最终是不能够创作出好的艺术品的。

陈军川(南岛)

2007.4.27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