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艺术语言的影响力与其它
2018-09-16 00:12:05
  • 0
  • 0
  • 4
  • 0

对于艺术语言来说,我不反对“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说法。我想大多数人也是支持这样的观点的,就此问题,不是我想在这里谈论的。

反正是闲谈,那么咱们就先聊点其它的吧。

记得我少年的许多时光,基本上是在部队军营里面厮混过来的,很是喜欢和比我大些的士兵们在一起玩耍。部队军营是个很不一样的地方,它聚集了全国东西南北各个地方的人,语言、文化和习惯都有很大的差异。在这里最受欢迎的首先应该是说着一口京腔的北京兵,他们来自祖国的心脏首都,就这点就足以让他们自豪的了;其次,那就应该是南方来的上海兵了,就是在那样年代里,从这些上海兵的身上,依然透出“大上海”的洋气和品位,就是大家穿的一样的军服,他们都可以穿出不同的味道来。所以上海话虽然许多人听不懂,仍然成为大家喜欢学习模仿的语言;当时最不太受欢迎的应该是广东一带来的士兵了(看到这,请广东的朋友不要生气,后面会给你们“报仇”的,呵呵……),他们来自国家最偏远的地方,那个年代比较起内地来也是属于贫困地区了,尤其他们的语言,就是说普通话,都很难让人听的清楚。所以,他们经常成为周围战友调侃的对象,把他们的语音说成是“鸟语”。

以上是我少年时期在部队军营里面感受到的当时的一些印象。上了点年纪人应该都会有这样的记忆,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上的情况其实不只是在部队军营里面有,它实际上反映出的是整个社会一个方面。

下来应该给广东的朋友有个交代了。

后来中国进行改革开放,打开国门先从沿海开始,于是祖国最偏远的地方,一下变成了最前沿的地区。同时也是经济发展最快、成为了国家最富裕的地区。于是广东一带的朋友开始扬眉吐气了,他们语言发音再也没有人说成是“鸟语”了。粤语,曾经一度成为全国最热门的地方语言,大大小小的各种粤语培训班,用老套的形容语言来说,那真的是如雨后春笋般到处可见。现在在内地,许多年轻人都会唱粤语歌曲,并引以为荣。

回过头来,我们再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艺术语言的影响力。从以上的闲谈,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启示,艺术语言的影响力的强与弱,其实不仅仅在艺术语言本身的好与坏,或者艺术语言是否是“民族”的问题,而关键在其它——艺术之外的东西。

这样我们就比较好理解:为什么我们历史上的大唐文化,会有那么大的影响;欧洲大英帝国的英语,可以成为国际用语;为什么我国近现代新文化运动,会受到西方文化的全面冲击,而西方绘画形式,比较中国自身的绘画,在目前更具有影响力的原因了……

陈军川

2012.8.5 草就

注:此文2012.9.5日发表于北京《艺术镜报》第七十六期

         

《江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