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韵巴山蜀水
2018-06-19 22:03:23
  • 0
  • 0
  • 5
  • 0

——评南岛先生水墨作品《江岸》系列
作者:子 祁

对一位山水画家来说,通过画作与自然交流,去领略上天鬼斧神工的微妙,将其中的微妙带给世人,让世人在一个二维空间里感受宇宙千山万水,领会其中的堂奥,进而能更深入地理解世界,理解人自身,以及人在宇宙中的位置。就此而言,真正有洞见的画家,都是虔诚的探索者,永远都在探索自然与人之间的奥秘,力图更真切地理解人的生活,理解生存意义。

南岛先生是一位非常勤奋的画家,数十年来持之以恒地坚持山水画的学习与创作,从未间断,作品不断推陈出新,体现了一位艺术家对绘画艺术的深情求索。其近期创作的《巴山蜀水》系列山水画作更是让人眼前一亮,感受到画家这些年来辛勤耕耘的成果。

《江岸》1

天府之国沃野千里,山川俊美,孕育了独特的巴蜀文化,给巴蜀画家一双具有巴蜀特色的慧眼。南岛先生自幼受惠于这片神奇的土地,对她怀有深深的感情。这种感情在其画面上有较深的印痕。在他的《江岸系列》中,不难发现,南岛先生对蜀地山川景物怀有一种庄严的敬重之情。

从画面看,较之先前的作品,这一系列用墨明显偏重,虚实对比更加强烈。由于采用大俯视的视角,画面大地尽显广博,在重墨渲染下变得更加厚实古朴。周边江水弥漫在大地之中,成为浸润滋养万物的宇宙血液,尽显“天清地浊”这一古老的中国宇宙观。在《江岸1》中,岸堤从右上角的山上斜下来,宛转注入江中,极具动感,尤如流淌的泥土在就着水势欢快地与江水汇合拥抱,两股力量的对冲在分界处的岸边自然成就了两处弯道码头,成了一个“W”的形状,整体上看,已然是一个清晰的墨色“山”字,静静地倒躺在江中;更绝的是,围着这组弯道流淌的江水也绕出了一个“川”字来,正好嵌入“山”字,成为绝配“山川”。巧的是,《江岸3》的画面分割也呈现出同样的效果。在这幅画作里,画家将江边大地用水分割成比邻的三块,两实一虚,往左细看,又是嵌合在一起的汉字“山川”,妙不可言。不知道是这是画家深思熟虑的构思还是天然偶得,总之,这一构图巧夺天工,蕴涵着深刻的哲理。除了直接标示“山水”,意示着山水一体之外,画家的用墨与留白手法也体现了中国人的土地观念。中华文化自古就是一种农业文明,给中国人以一种深厚的乡土情怀。土地是人赖以生存的资源,是人的根基所在。人不仅来自土地,最终也还要回归泥土,“落叶归根”。如果说山是大地的骨骼,那么水就是土地的气血,于无形中滋养着大地上的生命万物。

《江岸》2

站在《江岸》面前,人仿佛来到了原初的土地上,遍野森林,千里泽国,水天相接,村庄隐落在山坳里,人与天地一同呼吸。在这片土地上,人们不必“向自然进军”或“征服”自然,人自己就是自然的一分子。人享受土地给人的馈赠,珍惜土地给人的恩惠,尊重土地的法则,不必费尽心思一味索取。因而,人可以自由地参与土地的运行,在繁忙的季节早出晚归,用汗水和智慧去换取土地的馈赠;在空闲时节,收起忙碌的汗水,退去劳作的着装,斜靠在屋子里的木椅子上,点上一支烟或嗑着瓜子,就着阳光看着鸡群在院子里追逐各色虫子。在此循环中,人经历了他的幸福与灾祸、富裕与贫困、快乐与忧伤、成功与失败。但无论经历多少,无论幸与不幸,人始终立在土地上,那是他全部生存的根基。

南岛先生的画作深切地体会到这一点。无论是《江岸1》还是《江岸3》,画面上的土地都以重墨渲染,将土地作为天地生命万物的生存根基性突显出来。而水则如同土地上方的天空一样,以中国画特有的留白显示。于是,土地在重墨的渲染下,变得更加朴实厚重,成为人可以信靠的生存根基。、 

《江岸》3

在这组画作中,南岛没有严格遵循中国古老山水画传统中的“散点透视”法则,而是将近、现代从西洋传入的“一点透视”运用其中。这使得画面具有较强的现代感受,但却深深地延续了唐宋山水精神中的庄严肃穆,尤其是山川土地的宏伟博大。这可能反映出画家个人对水墨现代化的一种基本态度。一点透视可以代表个人自己的视点。从西方思想史的自身的视角来看,它是人从神束缚中解脱出来的一种表现,代表着人的解放。而这个“人”并非族群意义上的人,而主要是个体的“人”。这个“人”从宗教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后,拥有独立意志,获得自由精神,可以独立自由地观看,并在此观看中体现出人的自由意志。因此,山川自然在画家眼里都成了人可以自由欣赏的风景。由此形成了他们自己独特的风景画传统。随着自西方而起的全球化进程的推进,包括一点透视在内的西方文化思想也向全球推进,成为世界观看主流。处在全球化浪潮中的中国山水画很难完全避开这一大势而完全固守原有的传统观看法则。

《江岸》4

如何在融入现代化进程中而不迷失自己?即如何在现代化浪潮中既不被边缘化又要保持传统中的独特精神?这恐怕是任何一位有担当的艺术家无法回避的问题。南岛先生也一样。

从目前的画面来看,南岛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源自西方的一点透视,以便适应时代的视觉要求,先为自己的水墨作品在视觉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再返过来运用现代水墨形式体现唐宋山水画中的庄严肃穆与博大宏伟。

这一点从隐藏在山间的人烟中就可以看出来。跟山川大地相比,人是渺小的。或者说,人对自然本应保持一种谦卑与崇敬之情。也正因如此,画面中的船不仅体积较小,用墨也非常淡,让人一下子就看到,人在土地中的位置。人是万物之灵,但他不是大地的主宰。人在大地上生存,享受大地的恩惠,土地是人的庇护者。

《江岸》5

《江岸》6

《江岸》7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