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南岛先生《巴山蜀水》系列的几句话
2018-06-22 11:29:58
  • 0
  • 0
  • 5
  • 0

作者:杨琼
2012-8-27

今早,像往常一样到各位好友的博客去浏览一番,最后还是停留在南岛先生的相册里。感觉有种别样的情感,我知道自己是要说几句话的,一直来都有这样的习惯……

相对于壮观的、宏大叙事来说,我更喜欢婉约的、抒情的小品。宏大叙事有时不免给人深沉、严肃、紧张之感,而抒情小品清新、轻松、跳跃的旋律更能动人心弦。正餐固然重要,甜品却能令人回味无穷。南岛先生的《巴山蜀水》水墨小品系列让我有这样的感觉。

诚然,我是不希望用一些美妙的词语来描述我对《巴山蜀水》系列的感受的,这样或许让人觉得有堆砌辞藻之嫌,但我亦不得不这样做。如果说艺术观赏、品味乃至评价都以“得意而忘言足矣”这样一句话来概括的话,那艺术评论,甚或说语言文字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语言的描述关键还是在是否发自内心的感慨,如是则最平淡的语言也是最富思想、最有内涵的语言。

“得意而忘言”可以看做是自我修养的最好的内省方式,但艺术俨然不是孤芳自赏或“观棋不语真君子”,而是要需要欣赏对象的。“高山流水”般的境界太高,常人不易达到,然经历直观后的理性表达,应该是一个欣赏者具有的可能。我相信,南岛先生的《巴山蜀水》系列并不是在找“高山流水”式的知音,而是希望有更多的人来欣赏、评价乃至接受它。

《巴山蜀水》是神话,是象征,亦是隐喻。对此,我们无须去追根溯源。就鲜明的主题,含蓄的叙事,简洁纯粹的语言,小写意的表现手法……,作者的性情,作品的神情意趣便撞击着我的灵魂。与其说南岛先生是在作画,毋宁说他是在自娱,借用倪云林的一句话来说,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罢了。

不是每位艺术家都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不是每位艺术家都能抓住这样的闲情逸致,在松弛状态下的笔墨趣味往往能在技巧的助推下,获得令人惊叹的审美创造,艺术作品的境界往往就在那“逸笔草草”之中诞生了。

南岛先生是画家,亦是文人。文人的性情在他的画作——尤其是小品画——中体现出一种孤傲与不羁,而这种审美心理趋向恰好能为作品带来属于自身的个性语言,从而亦能给作品增添一种不可多得的意蕴。

南岛先生作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